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女出租车司机赵玉玲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女出租车司机赵玉玲
  圣诞将至,淫城各处满眼都是节日气氛。这些天淫城天气一直阴沉沉地,一到下午,城市就昏暗起来,各种霓虹灯提前亮起,更增添了节日的感觉。人们忙忙乱乱,都在为过节做著准备。  淫城某民营公司经理孙诚,三十四岁,事业有成,有了自己的公司,而且生意不错。这些日子可把他忙坏了,又是税务上的事情,又是送礼,又是员工的年终奖金,又是请客户吃饭,忙了个不亦乐乎。  忙到圣诞前一天,总算忙完了。公司的几个员工和孙诚打了招呼,一个个都走了。孙诚伸了个懒腰,长出一口气,看看窗外,已是万家灯火。他看看手表,已是晚上八点多了。  辛苦了这么些日子,孙诚决定犒劳一下自己,放松一下。  他下到写字楼的大堂吧,随便吃了点东西,就出了门。  他想好了,决定去西都酒店的按摩院去放松一下。  西都酒店是泛亚酒店在淫城的一家四星级酒店,中等规模,各种服务狻具特色。比如,那里客房的电视节目有酒店自己开办的收费频道,专门放映日本的三级片和淫秽片。那里按摩院的按摩房里也播放日本的淫秽VCD。  按摩院女经理顾宝玲,身高1米68,58岁,容貌姣好,高大丰满白嫩,孙诚最喜欢她。因为孙诚是那里的常客,所以孙诚去了,她亲自陪他上床。另一个女经理周玉清,是江苏裔,娇小俊美,47岁,也是孙诚喜欢玩弄的女人。  西都酒店销售部的女经理陶丽娜,45岁,身高1米66,貌俊美,身体丰满,孙诚知道她是酒店老总的情妇,他正在勾搭她。  酒店商品部女经理贾俊玲,49岁,身高1米7,俊美妇人,也是酒店某 导的情妇,孙诚和她上过几次床。  一想起西都酒店,孙诚就兴奋不已。他冲出写字楼,拦了辆出租车,就往西都酒店驶去。最近淫城天气不好,频频发生交通事故。孙诚索性不开车了,干脆打的。  他习惯性地坐在右后座上,看著窗外灯红酒绿的街道。车里播放著音乐台的节目,正播放刘德华演唱的《无间道》。孙诚心情十分愉快,他看了一会窗外,收回目光,望著前方的后视镜。  开车的是个女司机,孙诚从后视镜看著她的脸。他发现,这个女司机还略有姿色,很白皙。她是烫发,有一种孙诚喜欢的熟妇味道。孙诚又看了看她的手,她的手长得秀媚白皙,孙诚想,想来她的脚长得也很好看。一见女人,先看手,再联想到她的脚,这是孙诚这个资深莲迷的习惯。夏天就不用看手了,妇人们都穿凉鞋,直接可以看女人脚。  那女司机大约四十七岁左右年纪,她发现孙诚在看她,就把收音机关了。其实她早就想和孙诚说话了。  女司机道:“大兄弟,这么晚了还出去玩,不回家呀,不怕你媳妇在家骂你?”  孙诚道:“我?还没媳妇呢。”  女司机道:“挑花眼了吧。”  孙诚笑了笑,没有作答。  那女司机又换了个话题:“现在这车可真难开,钱难挣啊,开一天,落不下几个钱。”  孙诚道:“大姐,怎么你老公不开车?这么晚了,让你一个妇道人家出来开车啊。”  那妇人道:“哎,没办法,孩子他爸没了,我是东郊国营大厂的职工,早就下岗了,借钱买的这车,我不开车怎么办,得抚养孩子啊。”  孙诚和那妇人越聊越热乎,得知那妇人名叫赵玉玲,东郊某大厂下岗女工。  聊著聊著,赵玉玲把车停到路边:“大兄弟,你坐在后面,咱俩聊著怪累的,坐前面吧。”  孙诚当然乐意。他坐到前座,车又启动了。  孙诚坐在那妇人身边,偷偷往下一看,见那妇人,穿著西裤,肉色丝袜,半高跟鞋,那双脚长得狻为周正。他鸡巴就有些硬了。  孙诚偷偷把手往那妇人丰满的大腿上摸去。妇人没有挣扎,只是说:“哟,大兄弟,你这是干啥?”  孙诚见她没有反抗,胆子更大了,伸手去摸她的奶,这一摸,摸出来她的奶子很丰满。  孙诚使劲地揉模赵玉玲的奶子。赵玉玲道:“大兄弟,这么弄多不过瘾,你去西都酒店不就是想玩吗?你要是觉得大姐还行,就上大姐那去吧。”  孙诚淫笑著:“那当然好。”  赵玉玲说:“大姐可得收钱啊。”  孙诚道:“没问题。”  原来,赵玉玲借钱买的车,还款压力太大,有时也做卖淫生意。不过,她可不是谁的生意都做。她见孙诚中等身材,相貌端正,身穿精致的米色短风衣,看上去既有钱又正派,这才做他的生意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车子调了个头,向东郊驶去。  车到东郊某大厂家属区。这家属区很大,占著好几条街道,有几百座楼。车在一栋楼前停下。赵玉玲说:“到了,这就是我家。”  他们上了顶楼五楼,楼道左右各有一家。赵玉玲拿出钥匙开了右边那个门:“进来吧。”  孙诚和她进了屋。  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,是厂里分给赵玉玲的房子。里面一间屋,一个中学生正在灯下写作业,显然就是赵玉玲的儿子了。  客厅虽然不大,却收拾得整整  ,而且各种设施 全,一看就知道,这个家庭的女主人是个过日子的好手。赵玉玲让孙诚脱了外衣,坐在沙发上,她给孙诚倒了茶,聊了一会,两人就进了赵玉玲的卧室。  赵玉玲的卧室门关上了。另一屋里正在写作业的中学生蹭地窜了过来,脸贴门口,偷听里面的动静。  里面传出赵玉玲的叫声。这个中学生拿著赵玉玲的一付肉色裤袜,使劲嗅那发黑的袜尖,鸡巴硬硬地撅起。  这个中学生名叫赵兵,初中学生。母亲经常带男人回家,进行卖淫,他当然知道。母亲性感的身体撩得他欲火中烧,母亲被那些男人蹂躏又使他妒火中烧。终于有一天,他趁母亲被几个客人奸后爬不起床,在客人们走后,将母亲奸了。赵玉玲自觉有愧,也只好接受了儿子。从此,赵兵就经常奸污母亲。  赵玉玲的叫声断断续续响了近半个小时才停。赵兵急忙回到自己屋里。过了一会,赵玉玲的门开了,赵玉玲只穿著半透明白色小三角裤,半系著奶罩,送孙诚出来。孙诚穿好短大衣,付了钱,又亲了赵玉玲一口,出了门。赵玉玲说:“有空再来。”孙诚答应著,走了。  赵玉玲正在锁门,背后一双手把她拖进了她的卧室。  赵玉玲还在想门锁好了没,赵兵已经迫不及待了,不容她再想下去,如狼似虎将她按在床上。  赵兵捉住妈妈左边的那只白脚就要亲,赵玉玲忙把另一支白脚伸给他:“亲这支,那只刚才被那男的亲过了,这只是妈妈专门留给你的。”  赵兵捉了妈妈右边的白脚,一口吞下。孙诚没有想错,赵玉玲的脚,的确长得异常秀媚白皙。比起那些年轻女人来,赵玉玲的长相说不上漂亮,只能说略有姿色,但她的脚长得却很性感白皙,这才是最吸引人的。  赵兵捉住妈妈的白脚,百般吮吸撕咬。赵玉玲又疼又痒,连声惊叫。  赵兵逐个吮吸妈妈右脚的每根秀媚玉趾,舔妈妈那只白脚每个滑嫩的趾缝。赵玉玲痒得不住叫唤。赵兵又长时间地吮吸妈妈右脚第一根玉趾,赵玉玲更是痒得淫水流出。赵兵突然狠咬妈妈右脚那第一玉趾,赵玉玲疼得惊叫起来。赵兵死死咬住,咬了很久,才松了口:“妈,刚才我可都给你录了像了。咱现在看看不?”  赵玉玲嗔怪道:“你现在不是也在录像吗?妈不要看!”  原来,赵玉玲卖淫,也有了些钱了。赵兵就用妈妈的钱,买了几个微型摄像头,装在妈妈房里,把妈妈卖淫的场面从不同角度录下,也把他奸污妈妈的场面录下。  赵玉玲不知道的是,她儿子不断地把这些录像贴在一些日本熟妇网站上,现在,在那些网站上,赵兵已经获得了很高的积分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赵兵把妈妈的三角裤和奶罩扒下,自己也脱了个精光。他跳上床,把妈妈两条白腿掀过头顶,迫使妈妈 眼屁眼朝天。  他坐在妈妈身后,把妈妈掀起,细细玩弄起妈妈的 眼来。  赵玉玲阴毛很多,赵兵使劲地揪妈妈的阴毛,赵玉玲发出惊叫。赵兵扒开妈妈的 眼,细细研究起来。  刚才孙诚奸赵玉玲,鸡巴戴著套,所以赵玉玲 眼里只有她自己的淫水,没有被孙诚的精液所污染。赵兵伸出中指,去抠妈妈的 眼。赵玉玲痒得不停地叫唤。  赵兵用中指使劲地捅妈妈的 眼,感觉特别过瘾。赵玉玲淫水越流越多, 眼湿热湿热的。  赵玉玲的阴毛很多,一直长到屁眼两侧,形成肛毛。她的屁眼长得很精致,两侧肛毛十分细密。赵兵见了,不由得咽了口口水,问:“妈,刚才那男的没玩你屁眼吧?”  赵玉玲说:“废话,妈妈的屁眼是专门给你留的,别人他谁也不能动。”  赵兵于是把手指从妈妈 眼里抽出,扒开妈妈的屁眼,伸出毒舌,舔了起来。赵玉玲被儿子掀著,敞著屁眼被儿子舔,痒得她叫个不停。  再说孙诚下楼后,已经走出离那楼很远了,他想打个电话,一摸,手机不见了,他想了想,一定是刚才刚到赵玉玲家时,在客厅脱衣服时拉下了,自己走时忘了拿。  他又走了回去,这里的楼都一个样,好在他刚才专门记了楼号,赵玉玲她家住在238号楼。所以,孙诚很快找到了那座楼。  他进了四单元,上了五楼,来到右边门前,按下了门铃。  赵玉玲卧室的门是关著的,房子不大,她隐约听到门铃响:“是不是有人来了?”  赵兵舔母亲屁眼舔得正起劲,天塌下来他也不管:“别管他。”  赵玉玲被儿子掀起两腿,屁眼朝天,动弹不得,也只好听儿子的,心想,这么晚了会是谁呢?又一想,反正门锁了,管他是谁,叫门没人应,待会儿就走了呗。她可没想到,刚才她正锁门,就被儿子拖走了,门其实并没锁好。  孙诚按了两下门铃,里面没人应,他想明天再来,又一想,手机里存了不少东西,还是应该今天就拿回来。于是,他试著把门一推,门竟然开了。  孙诚走了进去,一眼就看见他那部手机正躺在茶几上呢。孙诚拿了手机,这才放下心来。这时他才注意到里屋有女人的叫声,于是走上前去,把那门悄俏推开条缝,往里一看,只见赵玉玲正被她儿子把她两腿掀起,正舔她屁眼呢,孙诚见此情景,刚才已经软下去的鸡巴又硬了起来。  他回头一看,见沙发上有两付赵玉玲脱下未洗换穿的肉色裤袜,忙拿起一付,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,然后,把他的手机探进门缝里,打开了摄像功能。  原来,这是孙诚新买的手机,带有摄像功能的。  再说屋里,赵兵舔了妈妈的屁眼,欲火更旺。他又把手指伸入妈妈 眼,蘸了妈妈的淫水,然后伸入妈妈的屁眼,抠了起来。  赵玉玲被儿子抠她屁眼,忍不住大声呻吟不止。  赵兵一支手抠妈妈的屁眼,另一手,拿了妈妈今天回家后刚脱在床头的那付肉色裤袜,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。  赵玉玲开了一天的车,那双白脚不停地踩油门踩离合,一天下来,丝袜莲香尤为馥郁。赵兵闻得是血脉贲张,鸡巴更加粗硬!  赵兵叹道:“妈!你的脚真香啊!”  赵玉玲呻吟著:“兵兵,妈妈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下流儿子?”  赵兵鸡巴硬得厉害,他要立刻奸母,他要狠狠地奸污母亲,才能发泄他粗硬鸡巴的兽欲!  他把母亲的屁股放下,放到床上,仍然掀起妈妈两条白腿,然后压在妈妈两条白腿上,将粗硬的鸡巴顶入了妈妈的 眼。  在外面,孙诚嗅了赵玉玲的丝袜,又看见她被她儿子玩弄,鸡巴暴起!  赵兵一边把鸡巴往妈妈 眼里狠狠压下,一边捉了妈妈被他掀过头顶的白脚,无耻地舔妈妈那精致光滑白皙的脚后跟,舔妈妈深弯而敏感的脚心。  赵玉玲被儿子弄得痒得受不了,连声叫唤。  儿子的鸡巴又粗又硬,插在她 眼里,如同一条火热的铁棍,刺戳著她,烧灼著她,使得她发痒,发骚;她的白脚也被儿子下流地涂满口水,直痒到她 里去了。她受不了了,她要儿子狠狠插她,她觉得自己就是一条母狗,只有给儿子狠狠地插,她才舒服。  赵玉玲忍不住叫道:“兵兵!兵兵!快插妈妈!妈妈要你插!”  赵兵压在妈妈腿上,使劲把鸡巴往妈妈 里猛顶!赵玉玲嚎叫著,忍不住用手揉摸著自己的丰满奶子,那模样十分淫贱,完全是一条发情的母狗。  赵兵品尝著妈妈的白脚,格外刺激,鸡巴越顶越猛。  突然,赵玉玲嘶叫起来,两支娇小的白脚的一玉趾使劲翘起,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。赵兵使足全身力气猛顶妈妈。赵玉玲长长地嘶叫著,叫了好久,才松了下来。 儿子操得她达到了高潮!  赵兵被妈妈的淫态所刺激,也快憋不住了。他急忙把鸡巴从妈妈 里拔出,蹲到妈妈脸旁,手持硬梆梆的鸡巴在她脸上乱敲。  赵玉玲闭著眼睛,忍受著儿子这种近似于打她耳光的污辱,她的脸被儿子的硬鸡巴打得有些疼。突然,赵兵吼叫起来,大股浑浊的精液喷射出来,射在赵玉玲的脸上,射入她的嘴里。  孙诚在外面看得欲火焚身。他关了摄像功能,拿著赵玉玲的丝袜,悄悄出了门。他小心翼翼把门锁好,然后飞身下楼,打了一部车,急急向家里赶去。  今夜,他哪里也不想去了,只想回家。  在家里,有他的老娘孙月△。  孙月△,今年58岁,身高1米68,狻有姿色,大乳细腰肥臀美腿秀足,非常性感的老娘。孙诚十几岁起就开始和妈妈性交,一直至今,而且愈演愈烈。性感老娘是他最喜欢的女人,他还没碰到过比他老娘更性感的女人,所以,他已经把性感老娘当作妻子,不打算再结婚了。  这一夜,孙诚将在性感老娘孙月△身上享用到一顿丰盛的大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