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乱爱之美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乱爱之美
  怀着犹豫的心情,我又回到了卧室,随手把那袋牛皮纸包仍在一个不起眼的 角落,妈妈见我一脸闷闷不乐的表情,关切地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我面前摸着我 的头发问:“怎么了?刚才是谁来了,看你以这副样子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?”   “没什么,是一个朋友,问我借钱!”我的撒谎技巧真是不够高明,很容易 就被妈妈发现了。   “我看不是什么朋友吧!告诉妈妈是谁,是你的女朋友吗?”从妈妈的语气 中,我很容易就能感觉出不开心,女人真是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动物,昨天还是 我的妈妈,在疯狂做爱之后,现在俨然一副女朋友的样子。   看着妈妈那股不爽的样子,我微笑着抱紧妈妈:“怎么,吃醋了?”   “臭小子,别胡说,我吃你的醋?我可是你妈。”妈妈不好意思,忙狡辩地 说。   “是吗?呵呵!不过,妈妈说的也是,你毕竟是我的妈妈!刚才那个就不同 了!奶子可比妈妈的大哦!”我故意想这样说,想看妈妈如何反应。   妈妈听后,一把挣脱我的怀抱,满脸绯红地说:“比我的还大?我的这对奶 子已经算是极品了,又大又挺!居然比我还大?”妈妈说完用手捧起她的那对豪 乳审视起来,看着妈妈那副可爱的表情,我的欲望好像又渐渐蔓延起来。   我慢慢走到妈妈面前,抱着她说:“不过妈妈的这对肥奶是比较美!不但奶 子是极品,而且屁股和骚穴都是极品。”听了我这番恶心加肉麻的话,妈妈好像 也兴奋起来。   “说话可真难听!”妈妈不好意思地说。   “难道妈妈不喜欢吗?那我以后不说了。”我偷偷暗乐。   听到我说这句话,妈妈连忙说道:“不是的,妈妈喜欢,妈妈真的喜欢,只 是,只是我毕竟是你的妈妈,有些不好意思了。”   听了这些话,我已经是兴奋不已,忙拉住妈妈的手,握住我的鸡巴说:“妈 妈,我只爱你一个人,你看,我的小弟弟也只爱你一个人,妈妈,我现在就想操  你,操你的骚比!”   妈妈一边又节奏的来回揉搓我的肉棒,一边对我悄声说:“臭小子,就想的 这些东西,小心哪天老娘我一发劲,把你这根东西夹断!”   “是不是呀!你忍心吗?”我说完双手绕道妈妈的背后,紧紧抓住她的那两 坨肥实的屁股肉!然后使劲地往两边拉!等我刚准备把我的鸡巴往那个已经充满 蜜汁的骚洞里捅的时候!被妈妈及时地阻止了!   正当我疑惑不解的看着妈妈的时候,妈妈开口了:“先告诉我刚才门口的是 谁,然后再说。”   “你真想知道?”我试探的问,“当然了,告诉我,我有权力知道。”妈妈 很固执。   “好吧!可事先说明,你不要动肝火,不然我可受不了。”妈妈听出我的话 中显然有重大的事情,所以也只要答应。我拾起扔在角落里的牛皮纸袋说:“刚 才来的是周梅阿姨,她给我送这个来的,妈妈,你看看吧!”   妈妈疑惑的接过牛皮纸袋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   “你看看就知道了”我面无表情的回答,等妈妈慢慢从牛皮纸袋中拿出一张 张自己裸照的时候,脸色也由白变红,由红又变成惨白,随即,大颗的汗珠顺着 雪白的脖颈一直滑到翘起的乳头上。   “怎么…怎么会这样?她……她为什么要这样做?小磊,我们该怎么办?” 妈妈显然已经被突如其来的打击下得六神无主了。   “其实这不是周梅阿姨照的。”我表情严肃地说。   “听起来……你好象什么都知道,告诉我,这是怎么回事?”妈妈听到我说 这句话以后,表情一下子变得极其吓人,看来,她又错以为是我搞得怪。   “什么呀,这些照片是阿辉照的,他专门让周梅阿姨引诱你,然后拿着这些 照片日后威胁你。”   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妈妈问我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 “是他亲口告诉我的,他想上你。”   听了我的话妈妈简直后怕得要命:“那该怎么办呀?我可不想让他弄我!”   “放心了,你现在不仅是我的妈妈,也是我的女人,我不可能让他得逞的, 再说,这是最后的备份,周梅阿姨已经全部偷过来了。”我边说,边从床头拿了 根香烟然后点上。   “偷?这还需要偷吗?周梅是他妈呀?对了,刚才你说是阿辉让周梅来引诱 我的,到底怎么回事呀?”妈妈得知自己好象已摆脱了麻烦,又开始询问起来。   “周梅阿姨早就变成了阿辉的性奴隶了。这是他告诉我的,他和我一样都喜 欢自己的妈妈。”我喷出一口烟,深情地对妈妈说。   “这样呀,怪不得呢,我去他们家的时候,他老是盯着我乳房和屁股看。”   听到这个话,我好象又来了兴趣,慢慢的做在妈妈身边,然后抚摸起妈妈的 豪乳,“是不是看得你心痒痒呀!”很快在我的爱抚之下,妈妈又来了感觉。   “胡说,你以为我就那么骚。”   “告诉你呀妈妈,阿辉说,你的屁股是他见过最美,最肥的屁股,而且,你 那条黑色蕾丝裤上还有他的精液呢!”   听到妈妈的话,妈妈显然已经动了情,“哦!别再说了。”   “妈妈。看起来你好像很受用呀!”我用手摸了一下妈妈肥厚的大阴唇, “看,这是什么?都流成这样了,还说自己不骚?”   我生硬的语气,在妈妈的耳前不停的回荡,妈妈好像也被这种近似于虐待的 口吻说迷倒!一边挣扎,一边娇喘地说:“不是,不是这样的!妈妈不骚!”   我显然有些生气,用力的把妈妈的奶头揪起来,使劲地捏,直到那两颗乳头 红肿得变了形,妈妈疼得连连摇头,我才松了手说:“你这个骚货,和儿子操比 不算,还勾引我的朋友,给我穿上你最淫荡的衣服,到我房间来。”说完,我摸 着几把朝我的卧室走去。   其实,妈妈和我都很清楚,我也只是嘴口那么一说,用来增加彼此的快感, 所以很快,我的房门就被妈妈打开了,只见妈妈的脸上画了一些淡淡的,褐色的 大波浪发顺意的披在肩头,上身穿这一件仅仅能遮住乳头的黑色紧身吊带装,顺 着呼吸,那对豪乳不时地一起一伏,也正是因为这一起一伏,妈妈得那对乳晕也 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一闪一闪,   再往下,妈妈穿着一件短得不能再短的黑色紧身裙,把她硕大的臀部以及细 腰衬托得恰到好处!从后面看,你甚至可以看到从裙脚边漏出的一小块屁股肉, 匀称的双腿上着着黑色网状丝袜再加上穿在双脚上的黑色细高跟鞋,黑白配合, 简直让我感到妈妈比起黄色录像中的AV女郎更加得妖娆、风骚。   在我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尤物时,我的双手也没闲着,挺立的鸡巴已经被 我摩擦的严重充血,妈妈看着我大咧咧地对着她手淫,羞涩的低着头,看着一个 成熟性感的女人穿着极其暴露淫荡的衣服,露出羞涩的表情,我想,任何男人都 会为之倾倒,当然我也不例外。    于是,我对妈妈说:“妈妈,过来,到我这边来。”听到我的话,妈妈慢慢 抬起头来,然后扭着屁股朝我走来,“跪下,舔我的鸡巴!”我再一次下达了命 令,妈妈听话的跪在我面前,还没等我说话,她已经急不可耐的抓住我的鸡巴吃 舔起来。   一股暖洋洋的感觉从我的鸡巴上袭遍了我的全身,我也情不自禁的按着妈妈 的头朝我的鸡巴上使劲地按下去,由于鸡巴不停地顶着妈妈的喉头,所以,很快 的,从妈妈的嘴角处便溢出了大量的唾液。   抬起头看着正对我的一面大衣柜镜子,我清晰地看到我真叉着腿坐在床沿, 而妈妈的头则在我的胯下一上一下,肥大的屁股已挣脱了短裙的束缚,裸露在我 的视野里,两条穿着网状黑丝袜的大腿,朝两边分开,可最让我感到兴奋的是, 透过镜子,我清楚地看到妈妈的一只手真飞快地在自己的穴口不停的摩擦,淫水 顺着手指头不停地流出,甚至已经濡湿了黑色丝袜。   我想谁也受不了眼前的情景,一个性感的母亲正下贱的跟个母狗似的舔着自 己儿子的鸡巴,“骚货,你不是说自己不骚吗?那你现在在干什么,告诉我。” 我松开妈妈的头奸笑着说。   妈妈喘着粗气,摸了摸嘴角的唾液,两眼失神地说:“我是骚货,我正在舔 着我儿子的鸡巴,我希望他能开心,然后使劲的操我。”   听到妈妈露骨的表白,我终于按耐不住,站起身,一把把妈妈的吊带装撕了 个粉碎,然后把妈妈推向一边的落地窗前,“趴在玻璃上,骚货妈妈,我要使劲 的操你,快点!”   妈妈听了我的话,面露难色:“这样……这样会被人家看到的!小磊,不要 了!”   我一个耳光打在妈妈的肥奶上,“快点,听话,不然我就不操你了。”   “好好,我趴,我趴”说完,妈妈整个身子趴在玻璃上,那对豪乳在玻璃的 挤压下从后面看,更显得庞大,我想从正面看一定更加刺激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 其实这面落地窗虽然是正对着马路,但是这时候人车流量都很少,再加上我 们住的这间房属于高层,所以除非是有意,不然谁都不会看到我们母子在交媾的 场面,想到这里,我放心的从后面把妈妈的短裙往上拉,漏出结实的屁股,然后 用力扯断了护住骚穴的几根黑丝,急切地把我的鸡巴插进了妈妈的体内……   其实,我想很多做过爱的人都知道,当鸡巴插进穴里的时候,那种温度感会 让人觉得异常兴奋,但是,比起插入妈妈穴里所带来的禁忌的快感,前面的那种 快感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,虽然这几两天我的鸡巴已经光顾了我的老家好几次, 但每一次带给我的快感还是那么强烈。   随着快感的加剧,我开始慢慢抽插起来,而妈妈的呻吟声也随着我的撞击, 渐渐大起来。   “妈妈,你知道吗?我早就想操你的比了,自从第一天我偷看你洗澡,我就 想操你!哦……妈妈!你的逼夹得我的鸡巴好舒服!”我兴奋得简直语无伦次。   “妈妈…妈妈也是……妈妈好喜欢被儿子的大鸡巴使劲操……哦!快点…… 使劲,你这个坏儿子,公车上看妈妈的奶子,让妈妈帮你手淫,哦……然后又悄 悄在网上勾引妈妈,还合成你和妈妈的合成照,你……你这个坏儿子,让妈妈口 交,让妈妈喝你的精液,但是……但是妈妈不怪你!妈妈喜欢你,喜欢你干我的 骚穴,快……快点!我的大鸡巴儿子,用你的大鸡巴巴妈妈干死,哦!亲儿子, 亲老公,不!亲爸爸,女儿的骚穴不行了!快点……快点打我的屁股!”   听着妈妈的话让我更加疯狂起来:“我的女儿,我要日死你!你这个荡妇, 我打……我打你的屁股。”   随着啪啪声不绝于耳,妈妈也渐渐到了高潮:“对,我是荡妇,我是骚货! ……哦……我是母狗,快……快给我!我的儿子爸爸。”   终于,看着妈妈不断颤动的屁股,以及挂在腰间的破吊带衫、还有手中不断 晃动的巨乳!我射了……等我渐渐回过神来,只看到妈妈已经瘫倒在地上,过多 的精液正慢慢从她的穴口流出!我心满意足的跪在妈妈头前,把沾满精液的鸡巴 在妈妈的脸上抹了个干净,这时候妈妈才醒过来。   “臭小子,你把我快弄死了!”妈妈发嗲的说,然后面露柔情的当着我的面 把我蹭在她脸上的精液纷纷刮进了嘴巴!舔了个干净!   看着眼前的荡妇我的脑海里很快出现了一个等式:   妈妈=美女=骚货=母狗=性奴隶=我的最爱……真是有意思!   接连几天的疯狂,让我简直是犹如身在天堂,妈妈用她性感的肉体迎接着我 一次又一次的抽插,我的精液也一次又一次的喷向这位性感的熟妇!   终于有一天,在我和妈妈做完爱后,妈妈对趴在她奶子上的我说:“小磊! 你不觉得周梅阿姨很可怜吗?真不知道她那个混蛋儿子会在怎么对她!要不,你 去看看,我总觉得不放心。”   我听了以后,立马爬起来:“是呀!你不说我都忘了!我现在就去看看!老 妈,你放心,周梅阿姨对我们有恩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   “是不是哦!我看你是看上她那对大奶子了吧!”妈妈微笑着说。   “呵呵,不瞒你说,我还正有点想上她,放心了,不管怎么样,我只爱你, 我的好妈妈!”   “你这个坏东西!好了!只要你爱妈妈!不要把妈妈甩了,随便你了。”说 完,妈妈在我的脸见上亲了一下。   “保证完成任务!”我想妈妈敬了个礼!   在去阿辉家的路上,我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周梅阿姨那丰满性感的肉体,以及 她独有的那种温柔贤淑的气质让我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,两个尤物何不都占为 己有?呵呵,就这么办!   想着想着,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阿辉家的门口,敲了半天的门,可一点反应也 没有,正当我继续敲门的时候,门却“兹啦”一声开了,我警觉地退了一步,见 没反应,于是打开门,走了进去,等我走到客厅,显然被眼前的情况吓得目瞪口 呆。   只见周梅阿姨全身赤裸,嘴里塞着一个黑色的口拴,口水还在不停的从口拴 的小洞中流出,全身赤裸,足有两根手指粗的麻绳把她捆得像是个粽子,原本丰 满的奶子本打得青一块,紫一块,完全丧失了美感。   下身插着一个黑黝黝的按摩棒,并且还在不停的发出“吱吱”声,淫水已经 打湿了屁股下的布艺沙发,那美丽的屁股,上面满是烟头烫过的痕迹,此时的周 梅阿姨显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,脸色惨白,一点血色也没有。   “这个畜牲,居然把他母亲这样虐待!”我气得把拳头握得“咯吱,咯吱” 直响,“早晚我要收拾他,现在先把周梅阿姨放了再说。”就在我上前准备替周 梅阿姨松绑的时候,脑袋里忽然传来“轰”的一声,然后眼前一黑,便什么也不 知道了!